各國鬼臉大觀園

泰國 幽魂娜娜

   我是幽魂娜娜,一百多年前我與丈夫住在曼谷過個幸福的日子,有一天我的丈夫突然被國家徵召,必須離鄉進城,不知何時能回來,我們被迫分開,那時的我已有了身孕。思念難熬,每個夜晚我總在家門河邊等待著我的丈夫馬克,但過往的船筏始終沒有他的身影。一天艷陽高照的下午,我在田裡工作時突然臨盆,村民趕緊抱我回家,但分娩的過程不順利,我和孩子就這樣離開了。但我仍深愛著我的丈夫,所以我選擇繼續留在此處等待著他歸來....

   一年後,我的丈夫終於回來了,我和孩子開心的站在家門口揮手迎接,一家三口終於如我所盼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。但,村內人多口雜,總有些人多管閒事告訴馬克我已離開的事實,漸漸的馬克開始起疑,某天他終於清醒知道我是鬼魂,拔腿狂奔到街上找人求救,經村民告知,原來大家都知悉他與鬼魂共處,但無人敢提起,因為告訴他真相的人就會被我殺害。

   他雖傷心不已但也十分自責,找來高僧安撫我的靈魂,並對我著我許下承諾,誓言願與下輩子再我結為夫妻,再續此緣,此刻我決定放手了,但似乎是因生前怨念太深,所以屍骨不朽。後代人為了紀念我們這段淒美的愛情故事,將我的屍骨擺在娜娜廟內供人膜拜,有來泰國的朋友別忘了來見見我喔!

日本 貞子


   我叫山村貞子,生於20世紀50年代,即日本大東亞戰爭(中國抗日戰爭)前後的時間。我繼承了母親的

先天超能力,可以通過靈力進行自己想做的

   在那個年代超能力似乎不容於世人,我親愛的母親就因超能力含冤而死,我也繼承了悲哀的命運,被父親推到井裡活埋。

   在孤獨的枯井中,我用怨念把生前的記憶殘像化為詛咒,封印在錄影帶裡,每一個看到錄影帶的人都會因為我的詛咒,在7天後死去,唯一拯救的方法就是將錄影帶拷貝多一份給別人看。你有看過我的這卷錄影帶嗎?你算過今天是第幾天了嗎?


中國  殭屍    

   動ㄘ動ㄘ動ㄘ,你在看我嗎?知道我是殭屍卻不知道我的故事對吧!來~聽我娓娓道來,我們源自中國湘西趕屍的傳說,這個地方會趁在屍體未腐化時由術士趕回鄉安葬。趕屍的術士大約三五同行,有的用繩繫著屍體,每隔幾尺一個,然後額上貼黃紙符,另外的便打鑼響鈴開路,畫伏夜行。天光前投棧,揭起符紙,屍靠牆而立,到夜間繼續上路。下次在路上遇見我的同伴們,別忘了和我們揮揮手,一起動ㄘ動ㄘ唷!

台灣  玉山小飛俠

   由玉山的排雲山莊要前往主峰的途中,有一條通往南峰的叉路,謠傳在此處有許多登山團體都曾在此離奇搞丟隊員。明明大隊人馬是往主峰前行,卻有一、兩名隊員莫名其妙的往南峰路線走,然後就此失蹤,根據被搜尋回來的迷途者描述:當他們攀爬到叉路口時,都曾看見三名頭戴斗笠,身穿黃色小飛俠雨衣的男子,帶領他們往南峰走,走著走著便把人跟丟,於是就這樣迷了路.....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沒錯!就是我,傳說中的玉山小飛俠在搞鬼,不過就是想找大家到我家喝杯茶嘛!不過,下次見到我時,你們敢和我打招呼嗎?嘿嘿~

西方 吸血鬼

   我族是一個古老而神秘的種族,我們沒有心跳和脈搏,也沒有呼吸與體溫,而且永生不老。同時,我族也有自己的思想,會思考,會交談,也會四處走動,甚至還會受傷和死亡。被我們吸食過的人可能死亡也可能轉變為吸血鬼,成為我族的後裔。

   每一個吸血鬼都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,我也一樣,隨著年齡和經驗的增長,我們會逐漸發掘自身的能力,使自己變得強大。陽光最令我們感到懼怕,高溫對我們也有一定的克制作用,因此,夜晚是我們出沒的最佳時間,白天的日光和高溫都會嚴重的影響我們的思維和能力。想被我們吸~吸~吸一下嗎?


 

 

 

 

 

【更新日期:105.5.25】